top of page
搜尋
  • lenawong

支持在職母親:一個共享價值項目

香港創業媽媽創辦人兼Womentors聯合創辦人王茵媚女士與我們一起探索解決方案,透過支持母親重投職場,使公司更具創新性和增強盈利能力。 通過分享她的個人經歷,並回答我們關於「如何創造一個母親可以兼顧職場和育兒方面」環境的問題。


您為什麼選擇建立非營利組織和諮詢公司來推動母性和女性創業?

我長年接受多項專業培訓,並於金融領域工作多年,在不同資產管理公司及家族辦公室工作多年。早在2018年,我就在Facebook專頁當中的一個特別項目中創辦了香港創業媽媽,希望與想創業的媽媽們分享知識和資源,最終將香港創業媽媽註冊成為非營利組織。短短四年間,我們向創業賦權邊緣化及草根母親提供項目培訓。由於香港缺乏日托服務設施,許多女性在成為母親後不得不選擇離開工作崗位,並被困在家裡照顧小孩。因此,香港創業媽媽為這些女性提供更多關於創業的知識,讓她們找回自己的熱情和才能,繼續學習,當孩子的榜樣。由於香港創業媽媽方向更專注於慈善工作,我和另一創辦人聯合創辦了另一家企業命名為女娘子,主要幫助公司去建立更好的工作環境和挽留或招聘女性人才。我們希望讓待業女性重返工作崗位,並協助公司發掘這些未被發現的人才。我想如你一開始了創業之旅,就會很難停下來。


如果我們在香港擁有許多曾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而這些女性也能在勞動力中作出貢獻,整個社會能變得更好嗎?



就女性勞動力而言,香港的特點何在?

儘管香港在我們認知大學教育中是一個性別平等的城市,但我們看到女性勞動力參與率(LFPR)正大幅下降,尤其是已婚和擁有幼年小孩的女性。2018 年裡,未婚女性勞動力參與率(LFPR)為91.3%,而已婚女性勞動力參與率為64.9%。已婚婦女中,未生育女性勞動力參與率(LFPR)為79.4%,而擁有0-14歲子女的女性勞動力參與率為56.6%,有15歲及以上子女的女性勞動力參與率為為66.%



茵媚女士相信 「父母可以做許多事情來成為孩子的榜樣。」

讓更多女性(特別是母親)加入職場,對香港社會帶來什麼好處?

數字能反映現實——如果香港有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加些這些女性能在勞動市場中作出貢獻,尤其是在她們的黃金年齡中,這會不會令整個社會變得更好嗎?以日本和韓國為例,檢視這些社會鼓勵更多女性重返勞動力市場的潛在好處,估計2017年內女性與男性就業率相比,GDP水平的潛在增長率分別為 10.2% 和 14.2%。 透過對女性和母親更多包容性,公司可以獲得什麼好處?


企業鼓勵多元化和包容性將有更大的機會吸引和僱用高質量的應徵者。 多樣性已被確認可以提升創造力,而且企業一直在尋找下一個大躍進已不是什麼秘密了。研究還指出,女性領導比例更高與沒有女性領導作出比較,股本回報率差異為46%,與利息稅前利潤差異為54%。另一個例子指出,具有高於平均“完全多樣性”的公司的創新收入相比其他公司高出19%。

在職媽媽會對孩子產生負面影響嗎?

不對,我不認同。事實上,我相信在職媽媽可以在許多方面對孩子產生積極影響。最大的好處就是媽媽能夠經濟獨立,這可幫助母親增強自身信心,反過來又可以為孩子帶來積極影響。在職母親的孩子往往會變得更加獨立。由於在職媽媽需要教導孩子如何自己做家務,所以孩子從小就培養出強烈的責任感。當然,這也可以使父母雙方在家庭中分擔責任及得到更多平衡,這也為我們的下一代提供了良好的性別平等教育。如果在職母親需要超時工作或承受大量工作,令她們不可以關注孩子,則可能會遇到挫折。同樣在香港,父母雙方在職的孩子可能需要祖父母或外籍家庭傭工照顧,因此這些孩子未能或無法獲得同樣的獨立訓練的機會。底線是,保持平衡是十分重要,而不一定是在職母親比待在家裡的母親為好,反之亦然。對媽媽來說,擁有自身的熱誠和才能更為重要,這樣她們才能自信地培養出更聰明、更快樂的孩子。


王茵媚一直深信要打破偏見 企業可以採取哪些倡議來支持在職母親?

企業可以執行許多需要由上而下和由下而上的支持的倡議。 最重要的是公司願意投放足夠的資源來支持在職母親,並讓所有員工充分了解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重要性。靈活性對於職業父母來說始終是最重要的,因為現今社會對工作的要求越來越高。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父母更需要多照顧他們的孩子。靈活性可以有多種形式,公司應該探索更多的方法來解決在職母親的難處。 雖然靈活的工作時間和在家工作已經成為新冠肺炎疫情的新常態,但公司應該考慮提供更多的選擇,例如工作共享、減少工作時間和壓縮工作週以吸引未開發的人才。這些福利在香港並不常見,可以更前線員工提供這些福利的公司可成為搶手的僱主,更可以吸引大量應徵者。


如果我們需要一個村莊來撫養一個孩子,我們當然需要比整個公司有更多資源來建立一個包容性的工作場所,以實現更好的性別平等。

除了靈活性之外,企業還可以對員工實施回留職場的計劃,為因各種原因離開勞動力市場的個別人士提供工作機會。回歸職場人士可以為工作場所帶來不同的好處,例如創造力、多樣性和活力,大大超過了支持回歸職場人士為公司作出貢獻所需的培訓、培養和指導所需的額外資源。雖然這重點為了留住和招聘女性人才,讓工作人員作出最好的準備都同樣重要。為在職父母和女性領導層建立強大的網絡支持是在職場所建立更多包容性的另一種方式。擁有強大的男性盟友支持也是相當有益的,因為男性同行往往對在職母親面臨的挑戰擁有一個非批判性的理解。如果我們需要一個村莊來撫養一個孩子,我們當然需要比整個公司更多資源來建立一個包容性的工作場所,以實現更好的性別平等。


家庭和事業兩者兼備是可行的 作為在職媽媽,你對男性盟友有什麼建議?

我非常幸運得到男性同行的大力支持。 我的父親作為家裡唯一的經濟支柱,一直是家裡打掃地板的人。 我的丈夫不僅僅是我最好的朋友和夥伴,而且一直是我們女兒心目中的慈愛父親。不過,我們還需要更多願意站出來倡導的男性,因為更多男性同行的聲音可以產生更大的影響力,即性別不是單一性別問題。

關於性別平等,你向你的孩子灌輸了什麼信息?

我深信“言出必行”的道理——雖然我在性別平等方面做了很多宣傳工作,但我經常思考如何改變我的日常生活點滴。因為我的女兒,我創辦了香港創業媽媽,因為我想為她們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讓她們在未來可以實現性別平等。 我確實也付諸實踐,每年我都會對我的日常習慣作出一點小小的改變,這可以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去年,我完全實行減廢,改用可持續的女性衛生產品。 今年我一直在從我的食物消費中剔除陸地動物,成為一名魚素主義者。這些是我們每個人作為父母可以考慮做的一些小事,並成為自己孩子的榜樣。

關於王茵媚女士

茵媚女士是香港創業媽媽的創辦人和女娘子的聯合創辦人。

• 香港創業媽媽是香港首個支持母親創業的非營利組織。

• 女娘社為每個認識的員工,跟隨時間變化的需求的人,去建立更好的工作場所。


By Shared Value Initiative Hong Kong | March 28th, 2022

3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